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热门关键词: 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市场行情

当前位置: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 市场行情 > 赌石:考验眼力与勇气的游戏

赌石:考验眼力与勇气的游戏

来源:http://www.dendrytes.com 作者: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时间:2020-02-01 06:31

赌石交易现场(资料图片) 赌石文化如何形成?究竟如何赌法?

  新年伊始,浙江横店传出将举办首届赌石盘会的消息,近年来,随着精品翡翠市场的持续升温及上等翡翠原石的稀缺,翡翠原石交易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赌石,这一源自缅甸的古老的翡翠交易形式逐渐在中国各地市场活跃起来,赌石文化节、赌石交易会、赌石盘会竞相出现。

  

  “一刀穷,一刀富”,伴随赌石而发生的一夜暴富、一夜成龙的财富传奇和跌宕起伏的故事为赌石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赌石文化如何形成?究竟如何赌法?

  

  利润高、风险大

  

  赌石的神秘在于“赌”。一块未经“开窗”的翡翠原石,由于其外面有一层风化的皮壳包裹,无法知道里面的好坏,唯有切开才有定论,赌石人凭着自己的经验,依据皮壳上的表现,进行猜测和判断并估算价格;而买回来的,可能一刀切下,里边色好水足,顿时价值翻倍,也可能里边无色无种,瞬间变得一文不值,清代即有“解之见翡翠,平地暴富”的记载,“赌”石由此而来。传说,从前的缅甸玉石商人赌石后,真正切开加工时,一般不敢亲自在场,而是在附近烧香、求神保佑。

  

  在北京爱家国际收藏品市场,记者结识了名玉斋主人杨正跃,年过50岁的他从事赌石已近30年,称得上赌石行家。杨正跃告诉记者,以前,缅甸赌石大多通过走私,从缅甸玉石场经过密支那、佤城,运入云南瑞丽等地,缅甸政府也曾因此遭受严重的财政损失;后来,缅甸政府采取各种措施,规范翡翠市场,先将国营矿承包给石主开采,然后定期举行赌石拍卖会,在每年3月、6月、10月进行,这种拍卖会也叫“公盘”。现在,缅甸赌石再也不能从边界走私出国,而是必须通过正规的拍卖程序。

  

  与人们想象中充满风险的“摸黑盲赌”不同,在赌石的公盘交易现场,大部分原石是被人工切开,肌理必现的。据介绍,赌石分为全赌,半赌和明料三种。其中,全赌是原石完全被皮壳“包裹”,未作任何处理,购买者只能通过强光电筒判断石头价值,风险极高;半赌则是指原石被擦开了一个小口,即“开窗”,风险稍小;而明料是指原石已经过人工切割,也称“开门”,风险最小。一般,交易双方均更倾向于风险相对小的半赌与明料。

  

  尽管如此,赌石的风险较之股票、艺术品等热门投资的风险仍大得多。一块翡翠原石,可能表皮有色、质地很好,在切第一刀时便见了色,但在切第二刀的时候可能就没有色了,这是常有的事儿。“首先要有丰厚的经验来辨别料,辨别之后才知道如何给价。有可能来的成本很低,第二天切一刀就是几百万元甚至几千万元了;一夜富翁、一夜成龙的传奇就是这样成就的。”杨正跃说。

  

  赌石,就像击鼓传花

  

  杨正跃的家乡是云南省德宏州,处于中缅边境。起初,杨正跃所从事的只是把缅甸的资源拉到德宏州报关,赚取差价;而今,他不仅身兼云南省珠宝协会理事、云南省珠宝鉴定委员会常务委员、广州佛山平洲珠宝玉器协会理事等多职,还在北京、佛山及德宏州等地经营珠宝玉器公司,赌石的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精。

  

  在他的店内,记者看到许多做工精美、大小形态不一的翡翠制品,杨正跃告诉记者,这都是他自己的工厂加工出来的。“赌石是经验积累的过程,只有不断地买、卖才能学会赌。从刚开始的买人家赌下来的石头,到后来自己赌石,再到现在有自己的实体工厂、公司来制作、加工、销售,可以说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赌石链条。”

  

  虽然已经完全具备了精加工之后再卖的能力,但杨正跃仍会将手中部分的赌石转手再次“赌”出去。“现在由于专门经营翡翠,购买的原石量比较多,不及时出手会造成原石积压,也不利于资金的周转。”杨正跃解释。

  

  像他这样转手再赌出去的做法在行内非常普遍,记者曾听一位朋友讲过:他的朋友到缅甸购买原石,几经挑选后以3500元买下了一块重3公斤、没有“开窗”的原石;“开窗”后,发现为细腻透明的玻璃种,当场就被一位广东赌石商买走;而广东商切开原石后,发现这块原石水头十足、翠色浓艳,是一块玻璃种满色,为上品中的上品,最终这块原石被转手卖出1200万元。

  

  其实,一块原石从缅甸到云南再到广东、香港通常都要销售好几道,赌石也就像击鼓传花一样持续地进行下去,到最后越赌越大。

  

  问及这些年赌石经历中涨的最多的一次,杨正跃说,是18年前以46万元“赌”下的一块原石,最终以1800多万元卖给了一位香港珠宝商。“以当时的人民币来算,这绝对是天价。”杨正跃告诉记者,这5年还有一单生意做得很大,他以近120万元的价钱在瑞丽买了一块原石,切开后卖了2000万元。“其实,这个价格还有涨的空间,加工后的卖价还要更高。”就在接受记者采访之时,杨正跃接到广州公司一个电话,他以9万元买下的原石卖了90万元。怪不得行业还盛传着这样一句话:疯子在买,疯子在卖,疯子在等待。

  

  规避风险靠经验

  

  在行内,切割石头的过程叫作“解石”,成功的为“涨”,失败的为“垮”,虽然那些“涨”的传奇故事非常诱人,但十赌九垮,做赌石更多需要在经验、眼光的作用下进行理性的投资。

  

  “‘神仙难断寸玉’,赌石这行没有绝对不走眼的专家,即使到了科学如此发达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通过原石的那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但一些基本的知识经验是必须具备的,比如辩识场口、颜色、水头等。”

  

  杨正跃告诉记者,场口即翡翠原石出产的矿区,要赌石先要认准场口。“是老场口、大马坎场口、新场口,还是那莫场口……不同场口的原石皮壳间有着很大差异,同一场口不同层间也有很大差异。并非所有场口都可以赌,一般老场口、后江场口、大马坎场口的可赌性也较强。”

  

  说到兴起处,杨正跃从保险柜中小心地捧出一块有擦口的原石,并用强光电筒打光,来解释原石的色。“从皮壳可以看到一些颜色,有的是呈点状分布的‘芒’,有的是呈带状分布的色带,要能够辨别出来,绿要翠,要正;而水头,就是透明度,通透度越高,品质越高;极品翡翠像玻璃一样,被称为玻璃底。此外,还要看雾、裂,雾是外皮与底章之间的膜状体,雾要薄,要透;而如有裂,则会对估价及加工产生很大的影响,翡翠价值会大打折扣,甚至有可能一文不值。”

  

  光懂得买料卖料还不够,赌石还得懂得切料。“一些人,有钱,敢买料,但却不敢切料。切石是赌石最关键的步骤,输或赢的结论是把石头剖开之后才能认定。由于风险大,一些人只要‘开窗’见涨,就把石料转手出让,让别人接下去赌。因为切料,涨与垮只在丝毫之间。下刀切料时,部位要找准,色在哪个部位,如何保护这个部位以达到最佳用料价值,都需思考。一般是从擦口处下刀或是从颟上下刀,还可以顺纹路或裂痕下刀,当切第一刀不见颜色时,还可以接着切。赌石实践性很强,只有多看多买多想,多做收藏,才能体会其规律。”杨正跃强调。

  

  翡翠原石也需防假

  

  2006年,由于单有佛山市一家名玉斋门店已经不能够满足公司的发展需要,杨正跃又在北京开了一家名玉斋门店。从那时算起,杨正跃已经在北京翡翠市场打拼了4年多;而从他第一次将翡翠原石运到北京买卖时算起,他已经在北京翡翠交易市场上活跃了10余年,对于北京的翡翠市场,他充满信心。“现在北京门店每年的销售额稳定在1000万元至2000万元,包括工艺制成品和翡翠原石。”

  

  杨正跃告诉记者,名玉斋进驻北京之时,北京市场上赌石刚刚开始升温,近两年才逐渐走热。在他看来,要让北京赌石市场繁荣起来,首先要保证市场上交易的石头是货真价实的。

  

  翡翠原石也有假?

  

  追问之下,记者才得知,原来,在翡翠原石交易中,造假手法也是五花八门。最常见的是造假的皮壳,是将次料、废石、假货粘上优质翡翠皮壳,再放在经酸、碱浸过的土壤中埋上,使之变为相似“真皮”,掩盖了人工痕迹。鉴别时首先要用水清洗干净,检查皮壳每个点面并对比颜色、粒度变化。其次是开口造假,一般是在无色、水头差的低档赌石上切小口粘贴高翠薄片,以劣充优,鉴别时应检查开口周边粘合痕迹。此外还有心子造假、颜色造假,前者是将高档翡翠挖心取出一部分,留下靠皮部分高翠再注入铅等物质后密封好切口,因此,重量过重过轻的原石都可能是假心货;而后者则是用炝色、染色等方法使无色淡色料变成鲜艳的翠绿色,交易时需多加辨别。(本报记者蔡 萌)

  
来源:新浪收藏
 

本文由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发布于市场行情,转载请注明出处:赌石:考验眼力与勇气的游戏

关键词: 市场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