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热门关键词: 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翡翠知识

当前位置: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 翡翠知识 > 黄河中上游地区玉器的起源与早期发展

黄河中上游地区玉器的起源与早期发展

来源:http://www.dendrytes.com 作者: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 时间:2020-01-14 05:39

  【内容提要】 中国玉器最早的发祥地并不以东部濒海地区为限,黄河中上游乃至长江中游一带的内陆地区,也是中华古玉的重要发源地。黄河中长游地区玉器最早发现于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一期文化遗存内,玉器多为小件绿松石质穿孔几何形人体佩戴物。这一用玉传统在河南中部地区延续时间超过千年。同时可知,绿松石之于中国玉文化传统具有特殊重要意义。有迹象表明,玉器最初的社会功能是用于宗教礼仪生活,充当的是强化社会秩序建设的角色。以距今7000年左右为界,玉器发展出现了一系列以大地湾文化玉器为代表的新突破。陕西宝鸡关桃园遗址第三期遗存内出土玉环1件。这是本区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真玉制品,同时也是黄河中上游地区迄今发现的第一件环状玉器,具有重大学术意义。

  

  【关 键 词】黄河中上游/史前玉器/起源与早期发展

  

  【作者简介】田广林(1955- ),男,内蒙古林西人,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辽海文明史研究。

  

  “黄河中上游地区”是一个文化区系概念,大体包括青海、甘肃、宁夏、陕西、内蒙古、山西、河南、河北等省区在内。这一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起源与发展的中心区域。现代科学意义上的考古学在中国的建立,就是始于1921年对河南渑池仰韶遗址的发掘。材料表明,本区玉器发生在距今9000年以前,属于全国范围内最早出现玉器的地区。但是,这一情况在目前的玉器研究中尚未引起注意,至于本区早期玉器发展情况,迄今为止也无系统的研究成果。本文旨在运用考古学区系类型的理论和方法,在全面扒疏整理现有玉器考古材料基础上,对中国北方黄河中上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玉器的发生和早期发展情况进行一次系统地考察。

  

  一、黄河中游的裴李岗文化玉器

  

  裴李岗文化得名于1977年对河南新郑裴李岗遗址的发掘,这是在黄河中游一带发现的年代早于仰韶文化的一支新石器时代中期考古学文化。起初,学术界有人认为河南新郑裴李岗遗址与河北武安磁山遗址发现的古文化遗存内涵接近,属于同一种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因称“磁山??裴李岗文化”[1];以安志敏先生为代表的学者则认为,两者的分布地区、典型器物及文化面貌有着较大的区别,应该分别命名为裴李岗文化及磁山文化[2]。目前,关于裴李岗与磁山这两种古文化遗存分属两种考古学文化已经成为学界的共识。据现有材料,裴李岗文化的陶器以泥质红陶为主,最具典型特征的器物主要有三足钵、双耳壶等。其绝对年代约距今9000~7000年。

  

  现已查明,裴李岗文化的地域分布遍及河南全境。北达黄河以北的安阳洪岩,南至与湖北相邻的信阳潢川,西到与陕西交壤的卢氏县薛家岭,东及地近山东和安徽的杞县、项城一带。遗址分布以嵩山南侧的颍河上游及其支流双洎河、北汝河、沙河、洪河两岸最为密集,嵩山北侧的伊洛河下游崤山东麓也有较多分布[3]。目前,经调查发现的裴李岗文化遗址已有140余处,经过正式发掘的至少有24处[4]。典型遗址主要有新郑裴李岗及沙窝李、密县莪沟北岗及唐户、舞阳贾湖、长葛石固、郏县水泉、临汝中山寨等。

  

  有关研究者根据对裴李岗文化各遗址出土器物的类比,把裴李岗文化进一步区分为裴李岗和贾湖两个地方类型。其中,在属于贾湖类型的舞阳贾湖遗址[5-8]、属于裴李岗类型的新郑裴李岗遗址、沙窝李遗址以及郏县水泉遗址,都发现了早期玉器。

  

  (一)贾湖类型玉器

  

  本区年代最早的玉器发现于地处颍河上游的河南省舞阳县贾湖遗址。1983~2001年春,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曾先后七次对该遗址进行发掘,揭露面积近2700平方米、清理房基53座、陶窑12座、灰坑436个、墓葬445座、瓮棺葬32座、埋狗坑12座等。发掘者根据地层关系和文化面貌特征,把贾湖遗址的文化遗存分为三个期别。其年代范围是:第一期距今约9000~8600年;第二期距今约8600~8200年;第三期距今约8200~7800年[9]518。在遗址三个期别的文化层、灰坑(祭祀坑)及墓葬中发现了大量的玉器,质地有绿松石、萤石、滑石等,其单体数量已经超80件,多属形体较小的人体佩戴物。

  

  贾湖一期遗存发现的玉器,单体数量为37件,分别出土于5座墓葬和2个祭祀坑。其中,墓葬出土33件,祭祀坑出土4件。

  

  这一期间发掘的贾湖一期遗存墓葬共42座,其中发现玉器的5座墓葬分别编号为M58、M67、M318、M243、M249,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无葬具的单人一次葬。M58为成年女性仰身直肢葬。在人骨颈、肩部发现小型玉器9件,其中,绿松石质地8件,包括三角形穿孔玉饰3件,方形穿孔玉饰2件,弧形穿孔饰件、不规则无孔饰件和有孔圆形珠各1件。另1件为萤石质地的有孔圆形珠。同墓出土的随葬品包括骨针2件、牙削、牙饰各1件。M67为一青年男性仰身直肢葬,在骨架躯干上部发现不规则有孔绿松石佩饰1件,未见其他随葬品。M318为一老年男性仰身缺肢葬,在人骨头部左侧发现一组萤石串珠,共17件。其他随葬品仅见骨针1枚。M243为成年女性俯身直肢葬,这里发现的2件三角形绿松石饰品置于头骨两侧,其他随葬品包括罐形壶和牙削各1件。M249系少年女性仰身直肢葬,头骨左侧发现有孔三角形绿松石佩饰和萤石串珠各2件,同时出土罐形壶2件、牙削1件。

  

  出土玉器的两座祭祀坑分别编号为H115、H127。其中,H115出土三角形绿松石玉饰1件,H127出土三角形、方形及梭形绿松石玉饰各1件。

  

  贾湖二期遗存发现玉器25件,分别出土于8座墓葬和1个祭祀坑①。其中,除了1件绿松石串珠出土于编号为H163的祭坑外,其余24件,均出土于墓葬。

  

  已经发掘的贾湖二期墓葬共计167座,发现玉器的8座墓也为长方形竖穴土坑无葬具墓。其中,M115葬为一缺头青年。在盆骨左侧发现绿松石质方形佩饰1件,同时发现随葬有骨针8件、牙削1件。其性别在报告正文中称为女性,附表中却写作男性,据随葬物品组合判断,应以报告正文为是。M121为成年男性仰身直肢葬,双臂交叉于胸肋处。足下位置发现一组绿松石串饰,包括10件串珠、1件梭形器。同出的随葬品包括中含30颗深色小石子的龟甲1副、折肩壶1、石斧2、骨镖3、骨镞4、七孔骨笛及牙削各1件。M275为成年男性仰身直肢葬,墓内发现3件绿松石串珠,出土位置不详。其他随葬品包括折肩壶、石斧、砺石、骨针及牙削各1、骨镞7、骨镖2件。M385为儿童仰身直肢葬,左腹部发现2件绿松石串珠,随葬品还包括折肩壶侈口罐、骨镞、牙削各1件。M386为成年男性仰身直肢葬,于左股骨上端内侧发现2件绿松石串饰,墓内另随葬折肩壶、骨镖、骨板、骨柄、牙削各1、石斧2、骨镞8件。M396墓为成年男性二次葬,2件绿松石串饰放置在人骨堆中,同时出土折肩壶、盆形鼎及骨针各1、骨镞及骨镖各2件。M335为成年男性双人葬,其一为仰身直肢一次葬,另为放置于其右侧的二次捡骨葬。在一次葬者的左侧股骨下端外侧发现方形及圆形绿松石饰件各1件。墓内发现的其他随葬物品包括折肩壶、骨锥、牙削、骨匕、骨镖、骨针、鹿角、龟甲等21件。M342包含仰身直肢一次葬的儿童及二次迁葬的成年女性个体两个。于儿童躯干左侧发现圆形穿孔绿松石饰1件,同墓随葬品还包括折肩壶、陶杯、石锤、石纺轮、石纺轮半成品、骨饰、牙削各1件,陶钵4件及石料等。

  

  贾湖三期遗存发现的玉器共有12件,其中有11件为绿松石,另1件为滑石制品,分别发现于文化层、墓葬和灰坑。

  

  文化层中的发现均为绿松石制品,包括4件棒形饰物,形饰物2件和1件串珠。属于贾湖三期遗存的墓葬共发现140座,仅在M274中发现绿松石串珠1件。该墓为长方形土坑竖穴无葬具的单人少年仰身直肢一次葬墓,性别不明,玉器于尸骨下肢右侧发现,同墓随葬品还发现石铲及牙削各1件。另外4件分别发现于4个灰坑。其中,在H69发现滑石质璜形器1件,H114发现绿松石块1件,H273发现绿松石串饰1件,H282发现三角形穿孔绿松石饰1件。值得注意的是,H273和H282均带有二层台,联系到这类出土玉器的灰坑均有较为丰富的陶器、石器和骨器伴出,有理由认为,这种灰坑的性质应该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垃圾坑。

  

  此外,见诸报道的贾湖类型玉器,还有8件不明期别的绿松石珠。其中2件出土于1983年发掘的M16②,墓主人为一老年女性,在其盆骨处发现穿孔绿松石珠2件,同出的随葬品还包括陶罐、陶壶各1件,置于胫骨下端的龟壳3堆,龟壳堆中发现约121枚白石子,龟壳下发现骨器及兽牙各2件。另外6件发现于2001年春对M477的发掘。此次发掘共发现墓葬96座,其中M477墓内葬一成年女性,“于墓主人右眼窝内发现圆形穿孔绿松石饰珠3颗,左眼窝内发现2颗,左下颌骨外侧1颗,推测应为原置于左眼上所滑落。”同墓出土的随葬品包括陶质双耳罐、罐形壶、骨环串饰、牙饰、骨针、骨质叉形器、石英块等21件。

  

  上述82件玉器,其中有66件出土于445座墓中的16座随葬物品相对丰厚的高级墓葬,9件出土于436座灰坑中的7座带有祭祀性质的坑中,另7件出土于文化层。这个数据表明,贾湖类型玉器,主要出土于级别较高的墓葬和带有祭祀性质的灰坑。从中国玉器发生的角度观察,贾湖一期遗存出土的9000年前玉器,是目前中国境内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玉器。从材质的利用方面观察,目前发现的82件贾湖类型玉器,其中有61件是绿松石、20件为萤石,1件为滑石。由此可知,绿松石之于我国玉器的起源,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

  

  (二)裴李岗类型玉器

  

  裴李岗类型以裴李岗遗址为代表,同类遗存还有集中分布于河南中部一带的沙窝李、马良沟、铁生沟和水泉等。目前,在新郑沙窝李、裴李岗和郏县水泉三个地点先后发现的裴李岗类型玉器约计15件,多为绿松石质人体佩戴物。

  

  沙窝李遗址,位于新郑市北约35公里的高台地上,总面积近10000m[2]。1981?1982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等单位组织发掘,发现灰坑20个,墓葬32座。在年代相当于贾湖二期遗存的两座下层墓葬(编号分别为M6及M13)中发现3件绿松石质小型片状穿孔饰件,体量均在1cm[2]左右。由于腐朽严重,两座墓内人骨仅存牙齿,出土的3件玉器均发现于牙齿附近[10],推测应该为耳部佩戴物。

  

  裴李岗遗址,位于新郑市西北约8公里的裴李岗村西,面积约2万平方米。1977?197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等单位陆续对其进行过三次发掘。清理墓葬114座、陶窑l座、灰坑10余个及几处残破的穴居房基。遗址东半部为村落遗址,内含遗物极少。西半部为氏族墓地,墓地埋葬密集,死者头向南偏西,绝大多数为单人仰身直肢葬。墓葬均为长方形竖穴土坑无葬具墓。在三座年代相当于贾湖三期的上层墓葬中共发现玉器5件,均属绿松石质人体佩戴物[11]。其中,M5出土绿松石珠2件,位于人骨颈下。M59、M67分别发现绿松石珠2件和穿孔弧背绿松石饰1件。

  

  水泉遗址,位于郏县县城东北15km的安良镇水泉寨村东南,占地面积约2.5万m[2]。1986?1989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等单位组织发掘,清理分属三个期别的窖穴83座、陶窑2座、墓葬120座,共发现玉器7件[12-13]。其中,一期遗存的H6发现1件扁平圆形绿松石珠,二期遗存的M30发现1件扁平三角形有穿孔绿松石坠,M102发现一块六面体水晶石块。三期遗存的H16发现4件大小相近的扁圆形绿松石珠,外径0.5~0.7cm。据研究,水泉一期和二期的年代与贾湖三期相当,三期遗存的年代处于整个裴李岗文化末期。

  

  综合起来分析,目前发现的裴李岗类型玉器,其年代总体上要晚于贾湖类型。

  

  二、黄河上游的大地湾文化玉器

  

  大地湾文化以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一期文化遗存为代表。这类遗存早在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被发现,如陕西西乡李家村、何家湾,宝鸡北首岭,华县老官台等遗址,曾有“老官台文化”[14-15]“李家村文化”[16]“白家文化”[17-18]等命名意见。1978?1982年,甘肃省博物馆等单位先后五次发掘了秦安县大地湾遗址,遗址最下层的大地湾一期即大地湾文化,共发现房基4座,墓葬16座,灰坑2座,该遗址发掘规模大,遗存丰富,便于研究与比较,近年出版的《中国考古学?新石器时代卷》一书,选用了“大地湾文化”这一名称[19],本文遵从这一意见,将黄河上游一带(陇东与关中地区)发现的前仰韶时代玉器归属于大地湾文化。

  

  大地湾文化主要分布于甘肃陇东及陕西关中地区,年代距今约8000~7000年。目前发现的文化遗址不下40余处,大体可以划分为大地湾和李家村两个地方类型。大地湾类型主要有大地湾一期、白家、西山坪一期、北刘下层等典型遗址,李家村类型主要有李家村、何家湾、阮家坝、龙岗寺等典型遗址。这其中,属于大地湾类型的宝鸡市关桃园[20-21]及属于李家村类型的南郑县龙岗寺[22]、汉阴县阮家坝[23]遗址共发现5件玉器。

  

  (一)大地湾类型玉器

  

  大地湾类型以大地湾一期文化为代表,主要分布于渭河流域,在丹江上游一带也有个别分布。目前发现玉器的地点只有关桃园一处。

  

  关桃园遗址,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拓石乡拓石村关桃园自然村周围,总面积约20万m[2],是一处涵盖前仰韶和仰韶文化遗存的重要遗址。2002年,由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织发掘,清理大地湾文化半地穴式房基5座、灰坑147个、墓葬8座。发掘者据出土遗物及地层关系,把关桃园遗存的年代分为三期,其中,第一期距今约7800~7600年,第二期距今约7600~7300年,第三期距今约7300~6900年。在属于第三期遗存的H183出土断面呈枣核形的玉环(H183:12)1件③。此器工艺考究,表面光洁,晶莹润泽,径2.6厘米、高1.5厘米。这是大地湾文化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真玉制品,同时也是黄河中上游地区发现的第一件环状玉器,具有重大学术意义。

  

  (二)李家村类型玉器

  

  李家村类型集中分布于汉水流域,主要遗址有李家村、何家湾、阮家坝、马家营、白马石、龙岗寺等。其中,在龙岗寺和阮家坝两个地点先后发现玉器4件。

  

  龙岗寺遗址,位于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梁山镇,总面积约为24000m[2]。是一处涵盖大地湾文化李家村类型、仰韶文化半坡类型、零星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和龙山文化遗存的新石器时代遗址。1983?1984年,由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组织发掘。遗址中发现大地湾文化墓葬7座,于其中的两座发现玉器3件。M423为长方形土坑竖穴成年女性仰身直肢二次葬,于上肢骨两侧发现绿松石饰2件。另一件玉器出于M411,墓葬形制不明,为白色闪玉石质馒头形装饰品。

  

  阮家坝遗址,位于陕西省渭溪乡交通村,北接凤凰山余脉,南临汉水,面积约4~5万m[2]。是一处涵盖大地湾文化李家村类型,仰韶文化半坡类型、庙底沟类型及夏商时期遗存的重要遗址。1987?1988年,由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组织发掘。其中,大地湾文化李家村类型发现灰坑19个和瓮棺葬3座。仅在编号H57的灰坑中发现残玉饰1件。此器中间较厚,边缘很薄,器表两面磨光,周边有锯齿状花边,此外该灰坑内仅发现石网坠1件。

  

  总体上看,关中地区最早的玉器出现在大地湾文化晚期阶段,年代距今约7300~6900年,其发生时间要晚于豫中地区的裴李岗文化玉器,出土玉器数量也远不及裴李岗文化玉器丰富。从玉器所用材质角度观察,目前发现的5件大地湾文化玉器,其中有三件为闪玉制品,另两件为裴李岗文化常见的绿松石穿孔坠饰,而裴李岗文化玉器则主要为绿松石和滑石制品。

  

  目前已有的资料表明,闪石玉器最早流行于辽西一带的兴隆洼文化,其年代距今约8000年,器形主要有有?、匕形饰、璜形器、管珠类玉器及小件工具形玉器等[24]。大地湾文化玉器的年代与兴隆洼文化玉器接近,其主要器类则为玉环和玉珠,从中可以看出明显的区域文化差异。值得注意的是,关桃园遗址出土的大地湾文化玉环,是目前所见中国最早的真玉玉环,应该具有重要的发生学意义。

  

  三、几点认识

  

  (一)黄河中上游也是中国玉器重要发源地之一

  

  在以往的认知系统中,学术界曾据中国距今7000年以前的玉器集中发现于饶河小南山遗址、小珠山一期文化、兴隆洼文化、后李文化和河姆渡文化,认为中国玉器最早起源于东部濒海地带。

  

  通过本文的研究我们看到,裴李岗文化贾湖类型玉器可以早到距今9000年,与近年发现的长江中游彭头山文化玉器年代相当,均属目前中国境内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玉器。因此,中国玉器最早的发祥地并不以东部濒海地区为限,黄河中上游乃至长江中游一带的内陆地区,也是中华古玉的重要发源地[25]。

  

  (二)绿松石之于中国玉文化传统具有特殊重要意义

  

  目前为止,黄河中上游一带发现的前仰韶时代玉器单体总数为102件,其中包括绿松石77件,萤石20件,玉质3件,水晶1件,滑石1件④。关于绿松石的产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专家经科学检测认为,贾湖遗址的绿松石有可能来自河南本省的淅川县[26]。这就是说,黄河中上游一带的早期绿松石制品,所用材质应是就地取材。也就是说,我国内地较为丰富的绿松石矿藏,是源远流长的中华玉文化传统所以产生和发展的深层物质根源。

  

  (三)用于宗教礼仪活动是早期玉器的基本功用

  

  材料表明,本区早期玉器主要出土于少数随葬物品相对丰厚的高级墓葬和个别带有祭祀性质的灰坑。以贾湖遗址的发现为例:该处遗址曾先后清理墓葬445座,其中发现玉器的墓葬仅有16座。这些出土玉器的墓葬,均有数量不等的其他随葬品伴出,其中包括明显属于礼乐用器的龟甲和骨笛等高档物品。值得注意的是,M477将两组6件圆形穿孔绿松石珠置于眼目之上的做法与辽西牛河梁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址发现的用半球形玉珠来表现女神眼睛的创意,颇有异曲同工之妙。迹象表明,玉器一开始就是社会分化的产物,其最初的社会功能是用于宗教礼仪生活,充当的是强化社会秩序建设的角色。

  

  注释:

  

  ①该遗迹最初认为是灰坑,编号为H163,后认为属小型房址,故编号为F12,综合各种信息,此遗迹性质实则属祭祀坑。

  

  ②本次发掘共发现墓葬5座,其中的M16为玉殓葬(笔者注)。

  

  ③H183为一椭圆形袋状坑,与玉环同出的器物还包括三足罐、平底罐、凹底罐、钵等,其性质不属垃圾坑,也有别于一般的窑穴。

  

  ④其中,裴李岗文化玉器97件,包括75件绿松石,20件萤石,1件滑石,1件水晶块;大地湾文化共发现玉器5件,包括2件绿松石,3件闪玉制品。

  

  【参考文献】

  

  [1]夏鼐。三十年来的中国考古学[J]。考古,1979(5):385-392.

  

  [2]安志敏。裴李岗?磁山和仰韶??试论中原新石器文化的渊源及发展[J]。考古,1979(4):335-346.

  

  [3]赵春青。裴李岗文化研究[C]//中国考古学研究的世纪回顾新石器时代卷。北京:科学出版社,2008:187-195.

  

  [4]赵世纲。论裴李岗文化在中华文明形成中的地位??为纪念裴李岗文化发现30周年而作[C]//论裴李岗文化。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36-56.

  

  [5]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舞阳贾湖遗址的试掘[J]。华夏考古,1988(2):1-20.

  

  [6]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河南舞阳贾湖新石器时代遗址第二至六次发掘简报[J]。文物,1989(1):1-14.

  

  [7]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舞阳贾湖:上卷[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396-399.

  

  [8]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史与科技考古系,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舞阳县博物馆。河南舞阳贾湖遗址2001年春发掘简报[J]。华夏考古,2002(2):14-30.

  

  [9]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舞阳贾湖:上卷[M]。北京:科学出版社,1999:518.

  

  [10]开封地区文管会,新郑县文管会。河南新郑裴李岗新石器时代遗址[J]。考古,1978(2):73-79.

  

  [1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新郑沙窝李新石器时代遗址[J]。考古,1983(12):1057-1065.

  

  [12]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J]。考古,1992(10):865-874.

  

  [13]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一队。河南郏县水泉裴李岗文化遗址[J]。考古学报,1995(1):39-77.

  

  [14]张忠培。试论东庄村和西王村遗存的文化性质[J]。考古,1979(1):37-44.

  

  [15]严文明。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的新发现[J]。考古,1979(1):45-50.

  

  [16]魏京武。李家村新石器时代遗址的性质及文化命名问题[C]//中国考古学会第一次年会论文集。北京:文物出版社,1979:14-22.

  

  [17]石兴邦。前仰韶文化的发现及其意义[C]//中国考古学研究:二。北京:科学出版社,1986:20.

  

  [18]闫毓民。老官台遗址陶器分析[J]。文博,1998(1):23-29.

  

  [19]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新石器时代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113-126.

  

  [20]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宝鸡市考古工作队。陕西宝鸡市关桃园遗址发掘简报[J]。考古与文物,2006(3):3-14.

  

  [21]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宝鸡市考古工作队。宝鸡关桃园[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7:1-6.

  

  [22]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龙岗寺??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报告[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0:1-4.

  

  [23]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陕西省安康水电站库区考古队。陕南考古报告集[M]。陕西:三秦出版社,1994:205.

  

  [24]张国强,田广林。西辽河史前玉器与中华礼制文明[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29(4):116-119.

  

  [25]田广林,蔡憬萱。长江中上游史前玉器的起源与初步发展[J]。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37(1):129-134.

  

  [26]毛振伟,等。贾湖遗址出土绿松石的无损检测及矿物来源初探[J]。华夏考古,2005(1):55-61.

  

  来源:《辽宁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4期

  
 

本文由原石翡翠_最新翡翠资讯,原石信息_3135翡翠网发布于翡翠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河中上游地区玉器的起源与早期发展

关键词: 翡翠知识